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美国的反恐战略错了

2016-02-01 15:42 | 未知 |
我要分享

他,是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首任总统卡尔扎伊。在完成两届任期后,于2014年卸任。卸任后的卡尔扎伊并没有闲着。他依旧选择在世界奔走,为阿富汗的稳定与发展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去年7月,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方面在巴基斯坦进行了双方14年来的首次直接和平对话。但随着塔利班前任最高领导人奥马尔的死讯被公之于众和该组织更换领导人,阿富汗和谈搁置。此后阿富汗境内各种自杀式袭击和武装冲突频发,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谈陷入僵局。今年1月18日,美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官员齐聚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展开“四方机制”的对话,力争为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和平谈判扫清道路。

1月28日,应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邀请,卡尔扎伊率团到访于上海,上研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教授全程陪同。期间,卡尔扎伊就阿富汗地区现状与和平进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阿富汗的未来,卡尔扎伊动情地说道,“阿富汗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驱动国家向前的动力就是阿富汗人对主权的尊重与骄傲。”

对美国的态度很矛盾

“9·11”事件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2001年10月7日起对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发动战争,被认为是美国对“9·11”事件的报复,同时也标志著反恐战争的开始。从此,阿富汗陷入十多年的动荡。尽管,卡尔扎伊在任总统期间曾发布命令,要求驱逐美国在阿富汗驻扎的特种部队,但至今仍有3万多美军留在阿富汗,帮助训练阿富汗国民军等阿富汗自己的武装力量。

卡尔扎伊表示,当初苏联撤军后,阿富汗虽然摆脱了大国主导的命运,但留下了无政府状态。“‘9·11’事件使得美国与盟国回到阿富汗,阿富汗人民其实欢迎这股外国部队势力,因为这股势力赶走了塔利班等极端势力。美国与邻国当时给与了阿富汗很大的帮助,尤其在基建、学校建设等方面,改善了阿富汗民众的生活。”卡尔扎伊说道。

于卡尔扎伊个人而言,当塔利班等极端势力一次次对其发动暗杀袭击时,美军的及时营救也帮助卡尔扎伊得以脱险。2002年6月,取得了美国支持的卡尔扎伊当选为阿富汗过渡政府总统。2004年正式当选总统。

当被问及在执政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时,卡尔扎伊也不避讳,阿富汗在经历20多年混战后,仅靠一部宪法结束无政府状态是不现实的,如何对阿富汗进行有效的日常治理、提供法制、遏制分裂力量无疑是最大的挑战,但这并不是简单的工作。卡尔扎伊坦陈,这一方面对美国与其盟国功不可没,毕竟它们为当时的阿富汗提供了不少训练有素的人员,帮助阿富汗最终结束外部干预的状态。

不过,阿富汗与美国的蜜月期并不长。卡尔扎伊认为,2004~2005年,看到更多的是美国在反恐方面采取的高压手段,其中包括美军对无辜阿富汗平民的轰炸等。“所谓的反恐战争并不是朝阿富汗发展有力的方向进行,并没有遏制地区的恐怖主义。”卡尔扎伊说道,“各种矛盾逐步积累。美国对阿富汗、巴基斯坦采取双重方式,导致阿富汗对美国信任的流逝,不愿意与美国签署双边合作协定。”

因此,在卡尔扎伊看来,所谓的反恐战争进行了14年后,如今的问题在于,阿富汗与这个地区,变得更加不安全,也充斥着更多的极端主义。因为,美国与盟国对极端主义采取高压措施如今看来可能是错的,在反恐过程中诱发了更多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

阿富汗和谈前景仍存变数

“我们犯了错误。错在,反恐战争单边进行,完全从一个大国的视角进行。如果反恐战争不能有效遏制极端情绪,不是从大多数国家的利益考虑,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卡尔扎伊说道,“大国间综合性的协调与平衡会抵御单极化世界的后果。这样的话,阿富汗一定会变得更为和平。”

在卡尔扎伊看来,当前的阿富汗“四方机制”正是“大国间综合性协调与平衡”的展现。本次的“四方机制”也由于中国的参与引发各方关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阿富汗问题专家邵育群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国在当地非常好的地区形象,以及尊重阿富汗中央政府及人民的利益,且主张阿富汗人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的表态,这些因素使中国的参与不仅仅得到阿富汗的欢迎,印度、俄罗斯等相关利益方也没有反感。

再加上美军完全撤出阿富汗、极端势力“伊斯兰国”目前的蔓延,该地区的中小国家都在呼唤,大国间的合作或者主要的地区机制来推动阿富汗的和平进程,使得阿富汗国内形势稳定,经济发展提供条件。

卡尔扎伊在谈到“四方机制”时表示,他在任总统时就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在其中扮演积极角色。他希望通过“四方机制”能安排更多中央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磋商,同时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等邻国间建立相互信任的氛围。“阿富汗现在局面,并不是国内与国际分化,而是进入到国内问题需要多方谈判促和的阶段。伊朗、印度、俄罗斯的参与都很重要。”卡尔扎伊同时强调,在希望各利益相关方都能参与和谈,帮助阿富汗进一步重建的当前,阿富汗从未想过与一国保持良好关系而牺牲与另一国的关系。

卡尔扎伊期待,今年阿富汗至少能有一个稳定的联合政府,而非一个各自为政、四分五裂的国家。他相信,一个统一的阿富汗对中国也很重要。

不过,对于和谈前景,邵育群表示依旧存在诸多因素左右和谈的未来。在邵育群看来,塔利班内部的分裂、各方能否维护参与谈判的巴基斯坦的利益、阿富汗中央政府的执政,甚至美国今年大选后新政府是否仍支持和谈等,都是影响和谈的变量。


(责任编辑:tangchao)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