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 > 原油 >

中澳自贸协定满月 哪些行业收益最多?

2016-01-28 15:13 | 未知 |
我要分享

2015年,中国的自贸协定版图上又增添两个重量级国家:韩国与澳大利亚。其中,去年的12月20日,《中澳自贸协定》(ChAFTA)正式生效,成为中国与其他国家迄今已商签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整体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之一。

如今,《中澳自贸协定》生效1月有余。随着中澳政府在去年12月20日以及今年的1月1日两次降税,哪些产业已经分享到自贸协定落地的红利?哪些产业又将蕴藏着全新的投资机遇?25日,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携手其他机构在上海对《中澳自贸协定》进行解读。

会上,中澳两国的政府机构代表和专家多角度地解读《中澳自贸协定》内容及给相关行业所带来的机会,探讨自贸协定对两国在能源、矿业、农业、食品、服务业等多个产业领域内投资贸易的影响。

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梅耕瑞(Graeme Meehan)用一口流量的中文在发言中表示,“《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为下一阶段中澳两国的发展奠定基础。”在总结了中澳两国在过去十多年来的贸易发展进程后,梅耕瑞认为,《中澳自贸协定》将把澳大利亚的优质产品与服务带到中国。他相信,中澳关系的新时代已开始。

中澳自贸谈判始于2005年,在历经9年的马拉松谈判后于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宣布结束实质性谈判。2015年6月17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澳大利亚投资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Andrew Robb)签署《中澳自贸协定》,并于当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

ChAFTA能带来什么?

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商务专员韦易理(Leigh Wilmott)认为,过往的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的产品多为机电、服装、纺织品、皮革;澳大利亚进口到中国的产品则以能源、矿产、棉花为主,因此,两国经贸往来的互补性很强。

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和第一大出口目的地;澳大利亚是中国第七大贸易伙伴。2014年,中澳双边贸易总额接近1600亿澳元,与1972年建交时相比规模扩大了1500多倍。

对于《中澳自贸协定》,韦易理表示,中国能为澳大利亚提供一个近14亿人口的大市场;而澳大利亚也已关注到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从之前聚焦工业发展转变到以消费为导向,因此,除了既有的矿产、能源贸易,澳大利亚还能与中国在服务业领域进行深入合作。数据显示,服务业占澳大利亚GDP比重达80%。

韦易理具体举例道,教育、医疗创新、养老产业、金融服务等,都是中澳在自贸协定下机遇颇多的合作领域。比如,中澳双方政府都曾承诺将在金融服务业进一步放开;在养老产业方面,韦易理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届时将有更多选择,澳大利亚的养老机构将把澳在养老方面的专长与特色引入中国。此外,中国还将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海外教育市场。“《中澳自贸协定》将促进市场准入标准,加深合作谈判,提升投资者信心,”韦易理说道。

根据《中澳自贸协定》对双方关税减让情况的规定,澳方将在2012年税则与最惠国税率基础上,有5562项产品关税直接降为零,占91.6%;427项产品关税在3年内降至零,占6.9%;95项产品5年内关税降为零,占1.5%。澳方的敏感产品主要集中在工业品领域,因此设置了3~5年的降税期。中国方面则以2013年税则与最惠国税率为基础,2402项产品关税直接降为零,占29.2%;5420项产品5年内关税降为零,占65.8%;257项产品不参与降税;159项产品属于其他情况(6~15年将降至零关税、农产品特权、国别关税配额等)。

因此,澳方最终实现零关税的比例为100%的项目、100%的贸易额,中方最终实现零关税的比例为96.8%的项目、97%的贸易额。

农业、食品、资源行业受益最多

乳制品、海鲜、果蔬、牛羊肉、红酒,中澳自贸协定生效后,澳洲的进口美食逐步走在零关税的道路上。据上海海关关税处科长张冬明的介绍,去年12月21日,来自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的樱桃已成为自贸协定生效后首批受益的澳进口产品。

在澳进口食品中,牛肉将在10年后进口关税降为零;澳橙的进口关税将在9年内从目前的11%降至零;乳制品的关税也将在9年内降至零;澳洲大龙虾、大鲍鱼、帝王蟹中的绝大部分已实施零关税。以澳洲龙虾为例,自贸协定生效前,关税为15%。实现零关税后,每斤澳龙能便宜30~45元。未来4年,产自澳洲的红酒关税(14%~30%不等)也将逐步取消。

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中澳双边农产品贸易额已从2010年的50亿澳元增至2014年的80亿澳元,位居前列的为谷物、羊毛、肉类等。中国目前已是澳大利亚第二大乳制品出口市场、第三大红酒出口市场。韦易理相信,“后矿业时代”的澳大利亚或将成为中国消费者餐桌上的又一个选择,中国消费者能花更少的钱买到更优质的澳大利亚产品。

作为传统的资源大国,澳大利亚矿产资源在国际需求放缓的当前很受伤。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欧思濂此前表示,澳大利亚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来源于矿业投资的迅速下滑,澳矿业投资增速已从之前的8%降到目前的1%,因此,澳大利亚政府正努力将经济从矿业依赖型转型为服务依赖型,希望能够刺激非矿产业、非矿经济的发展。

不过,在《中澳自贸协定》下,中国对澳铜矿、铝矿、锌的进口关税被取消。用于发电的动力煤关税将在2年内从目前的6%降为零;用于炼钢的冶金煤关税已在协定生效之日关税立即从3%降为零。这对于不景气的澳洲矿业来说犹如一场“及时雨”。

此外,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高级投资总监宁杰还表示,除了农产品与资源行业外,旅游业与酒店设施;先进制造业、服务业与科技;大型基建都是《中澳自贸协定》生效后可重点关注的五大行业。

(责任编辑:yuyong)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