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其他 > 思想 >

我们猿猴根本不想进化成人!

2016-01-29 15:08 | 未知 |
我要分享

央视春晚吉祥物“猴塞雷”横空出世,在猴年到来前引发全民“围观”。鉴于十二生肖中猴是和人类血缘最近的物种,猿猴的形象已被人类进行各种艺术化的想象和加工。“猴塞雷”遭遇的嘲讽,恰恰建立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所获得的空前认知度和喜爱之上。

在中外文明进程中,处处都有猿猴的身影。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说法,人类是猿类的一支,猿猴是人类的表亲。但,即便是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花费数十年研究这些人类表亲,并发表了长篇累牍的研究报告,人们对猿猴的认识仍然有限,甚至存在着各种误区。《黑猩猩的政治》、《共情时代》的作者、美国艾默里大学灵长类动物行为学教授弗朗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就指出,人们对猿猴一直抱有固执的偏见,一开始把它们想象成像金刚一样的巨怪猛兽,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能猎杀它们。而随着动物园开始饲养猿猴,它们又成了供人观察取乐的滑稽小丑。除了和猿猴朝夕相处的专业研究人员之外,绝大部分人几乎没有用平等的眼光去观察他们的表亲。

在中国、日本、非洲等地观察各类猿猴十多年,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鹏对这一点也深有体会。他在各地以“猿猴有文化”为题向人们讲述猿猴的生活习性以及它们在生活中表现出令人吃惊的智慧,听众第一反应总是一脸惊讶,很多人还会吐出一句“猴子能有什么文化?”这种缺乏了解、想当然的话。

近日,张鹏提供科学支持的上海科技馆猴年生肖特展“猿猴传奇”开幕。展览上包括猕猴、山魈、黄狒狒、长尾猴、台湾猴、金丝猴、黑猩猩、倭黑猩猩在内的20多种猿猴标本齐齐亮相。对于观众,除了借猴年到来之际看个热闹,还可以通过展览对猿猴的行为和心理的分析,了解人类的“兽性”本源,进一步探索人类遗失在演化长河里的那些秘密。

猿猴在进化论的树枝上离人类那么近,但又因为人类的自我中心意识,显得离我们那么远。猴年将至,也许现在正是时候重新审视我们这些“远房表亲”了。

灵长目动物的生活与人类社会有着众多共性,使我们了解自己的反射镜

 

人类“表亲”有智慧

让张鹏第一次另眼看待“人类表亲”的是小爱。这是一只长期居住在日本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年逾不惑的黑猩猩。张鹏见到它时,它已经掌握了1000多个英文单词、500个汉字。不仅如此,它还能很清楚地判断人类社会的等级。它对教授的指令俯首帖耳,副教授、博士后上场,小爱也会听话,只不过,它会顺势提出附加条件,讨些水果零食。而张鹏作为研究生新生,也来指挥小爱认汉字。谁也没想到,这只精明的黑猩猩,不紧不慢地看了张鹏一眼,然后悠然地用吸管吸了一口水,对着张鹏的脸噗一口,把口水非常均匀地喷在他的脸上。“我发现自己根本搞不定小爱,它根本不买我的账。”

2005年,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黑猩猩数数字速度超过人类大学生的论文,震惊了人类社会。他们用一款软件实验。屏幕在0.5秒时间内随机出现五个个位数,参加游戏的学生和黑猩猩要按照记忆,用从小到大的顺序将这些数字重新点出来。结果,黑猩猩实验组的准确率达到了80%,而设计这款软件的大学生组成的团队准确率仅40%,差距相当明显。按照研究人员的解释,这是进化过程导致的黑猩猩具有良好瞬间记忆的本能。

“只有那些能够看见豹子、狮子从背后、暗处一闪而过的黑猩猩才能存活下来。物竞天择,久而久之,猿猴这方面的能力不断被强化。而人类在500万年前进入了草原,一百米以外就能看到是否有猛兽靠近。人类思考的是面对危险,应该怎么去做才能解决问题,瞬间记忆对人类生存并不那么重要,这方面能力得不到加强,反而退化了。”英国朴次茅斯大学心理学系研究员、认知心理学专家杰罗姆·米凯莱托(Jerome Micheletta)在观察黑猩猩、黑冠猴、猕猴等不同猿猴种类群体后,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回复《第一财经日报》邮件采访时,他说:“这些猿猴的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远远比人类想象的要强大的多,人类的智力根本没有‘完虐’猿猴。”

比如,乌干达的黑猩猩不仅会用木棒搜寻白蚁,还懂得利用海绵吸水特性,从瓶颈细长的瓶子中取水喝。黑冠猴则很会察言观色,对同伴的精神状态相当敏感。1953年,日本学者甚至在幸岛上发现,短尾猴会洗温泉浴,会用石头玩游戏。有一只叫伊莫的年轻短尾猴还学会了用水洗红薯,还教会了她的母亲,然后通过家族间的猴猴传播,结果,用水洗红薯成了这群短尾猴的必备技能。之后,又有研究者观察到巴西北部的僧帽猴也擅长就地取材制作工具。

不仅如此,在猿猴的世界中,“权力的游戏”也时时上演。弗朗斯·德瓦尔在上世纪80年代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动物园中就观察到了这个有趣的现象。在一群被圈养的黑猩猩群体中,排行老三的黑猩猩起了异心,想取代老大,便处处拉拢老二组成联盟。而老大发觉了老三的居心,也试图笼络老二,达到巩固地位的目的。老二也相当精明,趁火打劫,在老大、老三之间不断制造矛盾,以换取利益,为自己赚取政治资本。当老三最终击败老大,老二收起了墙头草的嘴脸,甘心扮演起老三的左膀右臂。三方势力相互牵制、制衡,最终达成新的平衡,精彩程度犹如一出“三国演义”。无怪乎弗朗斯·德瓦尔发出这样的感慨:“政治的根源比人类更古老。”

珍妮·古道尔和她对黑猩猩的研究早已闻名天下,但公众对猿猴的了解仍非常有限

 

猿猴也有文化

猿猴的世界妙趣横生,就像人类社会的另一反光镜。像杰罗姆·米凯莱托这样的心理学家,在确定研究课题后,总是把猿猴的行为和人类进行对比,“这些猿猴给人在行为上的类人特征,常常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它们的不同群落中甚至演化出了不同的文化。”比如,猿猴在婴儿时期和人类一样,对母亲充满倚赖,并且最初的生活经验都由母亲手口相授,黑猩猩会教孩子捉白蚁的技巧,猕猴会教孩子如何舒适地泡温泉。这一点在牛马羊之类的哺乳动物身上就完全看不到。猿猴群体在上演权力斗争戏码的同时,成员之间也彼此怜悯、关爱、妥协和宽容。在研究川金丝猴群体时,科学家发现,当两只金丝猴发生冲突后,它们很快会以拥抱化解戾气。

“冲突后和解是灵长类普遍存在的行为,只有人类会血腥对待同类。”在《共情时代》一书中力证猿猴群体也有道德感,弗朗斯·德瓦尔认为,在处理有些问题上人类反而不如自己的表亲那样豁达。

教科书上曾经对于人类区别于动物的定义是会制作和利用工具、群体之间形成不同的文化,但这些特点随着科学家的研究报告的出炉,被证明并非人类独有的特质。对人类做一个完整的定义似乎变得很困难,正如历史学家菲利普·费尔南德兹·阿迈斯拓所说的,我们都以为自己知道人类意味着什么,但如果让我们给人类下一个精确的定义,我们其实做不到,至少我们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定义。而一些生物学家和哲学家认为,应该把与人类更为接近的猿猴与人类归为同一属,甚至将它们纳入到人类的道德体系中,使之共享人类的权利。

“不能说猴子像人,而是人像猴子。”《第三类黑猩猩》的作者、动物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则认为,应该反过来将人类归类于猿猴:“如果有从外太空来的动物学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人类归类为‘第三种黑猩猩’。”

从6000万年前灵长类出现到距今5000万年前,灵长类原猴分化出猴类,随着欧亚非大陆和美洲大陆的分离,猴类又被分割成与人类更接近的旧世界猴和体型较小、鼻头较阔的新世界猴。在分化演变中,这个家族成员不断增加,狐猴、婴猴、眼镜猴可能是资历最老的成员,狨猴、卷尾猴、绒毛猴、长臂猿又要早于猕猴、狒狒,接着是红毛猩猩和大猩猩的出现。直到大约600万年前,人类才和黑猩猩分道扬镳,离开密林,踏足草原。按照科学家的统计,目前猿猴家族有500多种成员,其中有几百种猴,二十余种猿,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更新。

不过,即使是具有攀爬、瞬间记忆这些得天独厚的进化优势,人类的这些表亲生存状态却并不如意。“除了人类,其他灵长类动物都已濒危。”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国际灵长类学会主席、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松泽哲郎一直在提醒人们。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公布的最新修订的《受胁物种红色名录》,对全球非人灵长类中的185种进行了评估,其中极危级20种、濒危级47种、易危级47种,各种类人猿、叶猴、疣猴、狒狒、猕猴等,每一个类群的数量均极度濒危,有的甚至不足百只。曾被认为分布于我国海南岛的白臀叶猴,现在只剩一张来历不明的皮张标本。

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松泽哲郎提出:“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做地球的霸主,而是从‘第三类黑猩猩’的角度去看待世界,珍爱我们与各种生物共享的地球,一切是否会有所不同?”

事实上,很多证据已经表明,人类并非生物进化终端。比如,直立行走既是人类从猿进化为人的标志,但内脏重力压向大腿、脊骨磨损严重、静脉和静脉窦的负担加重,也给人类带了疝气、腰痛、静脉瘤等疾病隐患。而在这方面,其他猿猴在进化中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在力量、速度、免疫力等各方面的优势大于人类。

“从某个角度来看,人类就像是灵长类中索取无度的暴发户。”张鹏一针见血地指出,很多问题的起因都是人类中心主义作祟。而类似《人猿星球》、《猩猿崛起》以猿猴企图替代人类统治地球的桥段,也在很大程度上误导了普通观众。“这一点人类大可以放心,猿猴压根就从未想过进化成人,他们的进化方向显然是适应它们的森林环境。”

张鹏认为,人类和猿猴同享一个历史舞台,如果人类灭绝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哺乳类的舞台垮掉了。而这个舞台跨掉以后,猿猴不可能取代人,因为猿猴自己也会垮掉。就像恐龙称霸地球时,真正的原因是爬行类动物非常昌盛,为恐龙的称霸搭起了舞台。恐龙的灭绝是整个爬行物种的衰退标志,恐龙的表亲,鳄鱼、乌龟,并没有取代恐龙,而是一起跟着衰退下去了,另一个更为繁盛的类群动物——哺乳类就出现。哺乳动物的繁盛,使地球重新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链,这为人类统治地球提供了基础。

“这个完整的生态链是我们人类的立足之本。我们有责任去保护这个舞台。”张鹏坦言,“最好的保护方式,是平等对待,保持远离。

《猩球崛起》等影片凸显了人类面对有亲缘关系的猿猴的焦虑


(责任编辑:yuyong)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