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其他 > 人文 >

如何在美术馆里讲述荒诞故事?

2016-01-29 15:11 | 未知 |
我要分享

律法书店(上海)

神秘岛

跑跑跑

 

上海外滩美术馆一楼的礼品店,最近摇身一变成了一家书店。律师、科幻小说家与译者刘宇昆,给这家书店开出了一份书单。现在,将近300本书放置在店中,任人翻看,购买。这些书籍均触及到法律理念,包括虚构和非虚构类的作品,有法学院学生的教科书,也有律师们的参考文献;有中国历史上的法案,也有角色受到法律困扰的小说;有法律史的相关书籍,也包括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这个书单,是刘宇昆对法律的解读。

这间书店,是新加坡艺术家张奕满呈现在个展“闲言碎语”中的作品之一,《律法书店(上海)》。但作为艺术家,张奕满的角色,只是作为邀请者请刘宇昆开列书单。2003年代表新加坡参加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张奕满很爱讲故事,也很会讲故事。对于他而言,无论是文本的创作与传播,还是将展览空间与观众自然而然纳入作品中的场景装置作品,都是讲故事的途径或手段,形式自由到让观众感受不到通常情况下艺术创作的样貌。

此次展览共有七件作品呈现于上海外滩美术馆,均为全新创作。与《律法书店(上海)》的形式相似的是,其他作品也将展厅充分利用,让人诧异于作品体量的同时,也感受到空间在作品中的重要作用。比如在另一个占据了一层楼的展厅里,在蓝色背景墙映衬下,一树树粉艳艳的桃花耀眼、炫目。艳俗的塑料桃花采购于淘宝,树干则来自废弃的行道树。与室外的寒风萧瑟相比,这一番景象尤其诡异。这个故事,从作为东亚民间传说与流行文化重要母题的桃花源出发,借助观众的直观反应,讨论乌托邦理想在古今不同情境下的融合与冲突。张奕满说,作品没有以桃花源命名,而是叫做《神秘岛》,也是希望观众不必对号入座,多保留一些想象空间。

张奕满也是一位作家,展览体现出他对文字以及相关材料的偏爱。作品《木瓜日报》中的文字作品,既是短篇小说又是装置艺术的构成部分,来自艺术家自2003年来听到或者读到的各种八卦。《无尽(夜晚)》是一件纪念碑式的雕塑作品,由一万张没有印刷的空白报纸组成,它们将被静静地放置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参观者可以拿走一分空白报纸,随意处置。

张奕满的创作蕴含丰富的典故,能将《等待戈多》这样的现代主义文学作品,和《憨豆先生》、《跑步鸡》这样的电视节目,甚至八卦小报《苹果周刊》放在一起,讲述其中的关联逻辑。展览本身也可以被想象成一部永远不会完成的虚构小说的章节,荒诞、讽刺性、黑色幽默,通过“错位场景”的不期而遇来探索现实与虚构的中间地带。

一千零一夜

(责任编辑:yuyong)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